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经典传奇 一套遗产税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周慧曾是湘剧团的一名琴师,三年前她和剧团团长顾立伟离婚后,就离开了剧团,全心全意照顾中风瘫痪的娘,周慧娘因此立下遗嘱:她死后,名下的房产留给周慧。

周慧娘最近又住进了医院。这天,周慧的哥哥周虎来到医院,对妹妹说了一件事:周虎的女儿雯雯学习成绩不好,考大学是没戏了,于是周虎打算让雯雯走艺考这条路。可一打听,艺考得提前好几年就拜师学艺,而且学费贵得吓人,几年下来,少说也得几十万!周虎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来?想到妹妹是琴师,如果周慧能教雯雯二胡,那就可以省下一笔天价学费。周慧一听,连连摆手:“哥,你也知道,当年,我是跟顾立伟学二胡而爱上他的,可顾立伟当上剧团团长后,却傍上了富婆,我因此发誓不再碰二胡!你现在让我教雯雯二胡,等于是让我再次撕开心尖上的伤口啊!”

听了妹妹这番话,周虎不好再说什么了,可是,另外拜师学艺,钱哪里来?周虎抱着头蹲到了地上,一筹莫展。

见哥哥这样,周慧想了想,然后对娘说道:“娘,您另立一份遗嘱吧:把原来留给我的房子,改留给哥吧!那房子按现在的市价,卖个五六十万,是没问题的,这样,哥就可以用卖房子的钱来供雯雯艺考了。”

一听这话,周虎猛地抬起头,连连说道:“这怎么能行?妹妹,你接屎接尿地服侍了咱娘整整三年!这房子理应归你!”

周慧的眼睛湿润了,哽咽着说:“哥,有你这句话,我就知足了!服侍自己的亲娘,是我这个做女儿的应尽的本分,我不能因为这个就一定要老娘的房子,房子还是留给你吧。”

周虎依旧推托,最后,还是娘冲周虎说道:“你就领了你妹妹的这份情吧,雯雯的前程最要紧!”

接着,娘有气无力地吩咐周虎:“我已经没有拿笔写遗嘱的力气了,你去打印一份把房子留给你的遗嘱,然后我来签名确认吧!”

很快,周虎就打印好了遗嘱,娘在遗嘱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,娘对周虎说:“你忙去吧,这儿有你妹妹照料我就行。”

等周虎走后,娘对周慧说:“你打电话叫你舅舅来,我有后事要拜托他。”

几天后,娘就去世了。办完娘的丧事,周虎拿着遗嘱去房产局办理房产继承手续。

不料,工作人员只扫了一眼遗嘱,就把遗嘱又退给了周虎:“你这份遗嘱是无效的!”

周虎立马瞪大了眼睛:“遗嘱无效?上面有我娘的亲笔签名,你凭什么说这遗嘱是无效的?”

工作人员给周虎解释:“遗嘱分为自书遗嘱和代书遗嘱,你这份遗嘱是打印的,不能算自书遗嘱;而代书遗嘱应当有代书人、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,你这份遗嘱仅有遗嘱人一人的签名,所以也不符合代书遗嘱的要求。总之,你这份遗嘱在形式上是无效的。”

周虎赶紧回去跟周慧说了这事,周慧安慰哥哥:“别急,娘以前立的那份把房子留给我的遗嘱,是她本人亲笔书写的,我还没丢,我拿那份遗嘱把娘的房产继承下来,然后把房子卖掉,卖房钱给你供雯雯艺考吧。”

周虎一听,感动地说:“妹妹,我替雯雯谢谢你!”

接下来,周慧顺利地继承了娘的房子,然后,周慧把房产证交给周虎,让周虎具体张罗卖房的事。

几天后,有人要买房,周虎叫上周慧,和买房人一起去房产局办理产权过户手续。

然而,让周虎万万没想到的是,房产局的工作人员告知他们:这套房子已被法院封存了!

无奈,周虎只好把房款退给买房人,然后到法院一打听,才得知:原来是顾立伟借了别人的钱,无力偿还,债主于是请求法院封存了周慧名下的房产。

周虎大叫:“周慧和顾立伟三年前就离婚了!他们已经没关系了,凭什么封存周慧名下的房产?”

法院的人回道:“顾立伟借钱这件事是他和周慧离婚前发生的,按《婚姻法》的有关规定,夫妻离婚前产生的债务,属于夫妻共同的债务,应由夫妻双方共同连带承担,不能因为夫妻的离婚而免除任何一方的责任。”

周虎转念一想:顾立伟既然傍上了富婆,那他应该有钱,于是周虎叫上几个平时在一起打牌的牌友,找到顾立伟。顾立伟一听周慧的房子被法院封存了,大吃一惊。接着,他叹口气:“怪我不懂法律,我还以为和周慧离了婚,我欠的债就跟她无关了,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!”

周虎冷哼了一声:“别说没用的!你不是傍上了富婆吗?赶紧叫那富婆帮你还债,否则我跟你没完!”

周虎的话音刚落,一个中年女人从门外走进来,冲周虎说道:“我就是你要找的‘富婆’。”

冤有头,债有主,一听富婆来了,周虎迫不及待要她拿钱。

那中年妇女见躲不过去,才说出了实情。

原来,她其实是顾立伟的亲姐姐,一直生活在国外。这些年,传统戏剧的生存极其艰难,顾立伟为了不让湘剧团在他手里散掉,他变卖了自己所有的资产,还欠债累累,而湘剧团到底能撑到哪一天,他也没底。

为了不让周慧跟着他受苦,顾立伟向周慧提出离婚,周慧却死活不同意,无奈之下,顾立伟只好和姐姐演了一出“傍富婆”的戏。

说到这里,顾立伟姐姐高兴地说道:“不久前,我们得知,湘剧已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以后,湘剧团每年都能得到国家下拨的扶持经费,我弟弟的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!所以,我现在也可以把我弟弟‘傍富婆’的实情说出来了。”说着,她转头冲顾立伟打趣道,“弟弟,我没赶上你的结婚酒,这复婚酒无论如何也要吃呦!”

接下来,顾立伟姐姐替顾立伟先垫付了债务,法院随即解除了对周慧房子的封存。

从法院出来,牌友们冲周虎说道:“虎哥,房子已经到手,接下来你把房子卖掉,咱们就可以在一起大过赌瘾了!”

周虎却严肃地回道:“我妹妹当初立下再不碰二胡的誓言,是误以为顾立伟‘傍富婆’,我这就回去把实情告诉我妹妹,我妹妹心结一打开,就会答应教雯雯二胡了,我干吗还要卖掉我妹妹的房子?!”

牌友们顿时惊叫起来:“虎哥,你当初跟我们说,‘供雯雯艺考’只是你的一个借口,你是冲着你老娘的那套遗产房去的!难道你现在要假戏真做,真的让雯雯艺考?”

周虎点点头:“一开始,我的确是冲着娘的那套遗产房去的,我明知道我妹妹发过誓不碰二胡,还要假意恳求她教雯雯二胡,我知道我妹妹心善,她不教雯雯二胡,但她一定不会不管雯雯的事。果然,我妹妹接着让我娘改立遗嘱,把原先留给她的那套遗产房改留给我。但是,后来我慢慢地改变了主意——我妹妹太善良了,她一点儿也没意识到我是在骗她,还主动把房产证交到我手里;当我的知顾立伟‘傍富婆’的实情后,我更是从心底里感到羞愧,瞧瞧人家是怎么善待自己老婆的,哪像我一天到晚只想着怎么从老婆身上骗钱,结果,老婆最后被我骗怕了,跑了。跟我妹妹和顾立伟一比,我发现自己真他妈的不是人!”

接着,周虎去周慧那儿还房产证。到了妹妹那里,周虎意外地发现当律师的舅舅也在那儿。

周虎把房产证还给周慧,恳求周慧教雯雯二胡,周慧点点头,同意了。接着,周慧转头冲舅舅说道:“我们该兑现娘的最后交代,在遗产房上加上哥哥的名字了!”

见周虎一时摸不着头脑,舅舅冲周虎说道:“知子莫若母,你平时爱打牌赌博,所以那天你来医院要周慧教雯雯二胡,你娘就知道你是冲着遗产房来的!你娘此前听我说过打印遗嘱是无效的,于是她先弄个打印遗嘱稳住你,然后,她叫来我,要我设法阻止你从周慧手里骗走房子。不过,你母亲还是给你留了一条后路:如果你能真的供雯雯艺考,就在遗产房产权证上加上你的名字!”

周虎一听,一下子不知说啥好,只管搓着手一个劲地傻乐!

推荐阅读: